完美中国古事 - 尽在华夏史!吸取教训,展望未来!

华夏史-历史资料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清朝 >

从雍正十二美人图看美貌的年妃有多美?

时间:2015-04-05 15:54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点击:
题记: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存一套清宫旧藏美人图,一共12幅,是由清初宫廷画家创作的工笔重彩人物画。每幅尺寸相同,均纵184厘米,横98厘米,绘在品质精美的绢底上。以单幅绘单人的形式,分别描绘12位身着汉服的宫苑女子品茶、观书、沉吟、赏蝶等清娱情景。这就
 
 
题记: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存一套清宫旧藏美人图,一共12幅,是由清初宫廷画家创作的工笔重彩人物画。每幅尺寸相同,均纵184厘米,横98厘米,绘在品质精美的绢底上。以单幅绘单人的形式,分别描绘12位身着汉服的宫苑女子品茶、观书、沉吟、赏蝶等清娱情景。这就是著名的清代《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又称《雍正十二美人图》。其实,这套“十二美人图”是以雍正皇帝最宠幸的年妃为原型绘画的,从中不难看到雍正皇帝对年妃的无比喜爱之情,也可以看到年轻美貌的年妃究竟有多美!
    这套“十二美人图”只因画幅中绘有雍正为皇子时所号“破尘居士”落款的条幅,所以曾一直被误定为《胤禛妃行乐图屏》。一代大师朱家溍据内务府雍正朝档案考证“只是‘美人绢画十二张’而已。”因此,将其定名为《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似更为恰当。此套图屏是为圆明园定做的,原贴于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雍正十年,即公元1732年8月间才传旨将其从屏风上拆下来,“着垫纸衬平,各配做卷杆”。因此,图中求实写真的园林景致表现的应是初期圆明园的实景。
    从这套“十二美人图”中不难看出,此套图屏使用工笔重彩,表现出宫廷绘画雍容华贵的审美情趣和仕女画工整妍丽的艺术特色。画家在生动地刻画宫苑女子品茶、赏蝶、沉吟、阅读等闲适生活情景的同时,还以写实的手法逼真地再现了清宫女子冠服、发型、首饰等当时宫中女子最为流行的妆饰。此套图屏是研究女子汉装服饰文化最为形象而真实的史料,使后人领略到康、雍朝女子服饰文化的绚丽风采。
    那么,作为清朝的皇帝的雍正,为何制作这套“十二美人图”的屏风?又为何放在自己的“深柳读书堂”中?这套“十二美人图”中的美人“原型”究竟是谁?其中透露出雍正皇帝内心怎样的情色隐秘呢?这还要从雍正身边的女人说起。
    据有关史料记载,正史中,雍正身边的女人于史可考的几位,几乎全部在他继位前就“出场”了。胤禛藩邸时代的妻妾大致分为三等,嫡福晋、侧福晋和格格,即一般侍妾。其中地位重要的一共有4人:嫡福晋乌喇那拉氏、侧福晋年氏、格格钮钴禄氏,即乾隆皇帝弘历生母、格格耿佳氏。她们在雍正元年统一受册封,乌喇那拉氏被封为皇后,年氏被封为贵妃,钮钴禄氏被封为熹妃,耿佳氏被封为裕妃。
    乌喇那拉氏,满洲正黄旗人,内大臣费扬古之女。元配嫡后。她生于康熙十九年,小胤禛2岁。康熙二十九年,年仅11岁的乌喇那拉氏,由康熙指婚,嫁与当时只有13岁的四阿哥胤禛。婚后第7年,即在康熙三十六年产下嫡长子弘晖,弘晖长至8岁夭折。雍正元年,乌喇那拉氏被封为皇后,时年43岁。
 
 钮钴禄氏,满洲镶黄旗人,四品典仪凌柱之女。她生于康熙三十年,比乌喇那拉氏小12岁,康熙四十三年入雍亲王胤禛的藩邸时,做了一般侍妾的格格。康熙五十年,钮钴禄氏生下儿子弘历,即后来的乾隆皇帝。胤禛登基做皇帝后,雍正元年,钮钴禄氏被册封为熹妃;雍正八年册封钮钴禄氏为熹贵妃。
    耿佳氏,管领耿德金之女,生于康熙二十八年,入胤禛藩邸时年仅20岁。生子为皇五子弘昼。
    年氏,汉军镶黄旗人,生于康熙三十四年,当时只有14岁。年氏就是名震一时的抚远大将军年羹尧的妹妹。年家远祖乃明朝辽东指挥使,后被努尔哈赤俘虏,成为包衣,编入镶白旗汉军,皇太极时年羹尧父亲年遐龄获准参加科举考试,中了进士,后累迁至湖广巡抚,年羹尧本人也走科甲之途,成为翰林学士,不到30岁便当上四川提督,按照皇太极颁布的旨意,此时年家已脱离包衣下贱身份,成为汉军自由民。康熙四十八年,胤禛晋爵雍亲王,成为镶白旗旗主,年家理所当然是雍亲王的下属,此前胤禛的旗籍也是镶白旗,旗人对本旗的领主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关系。
    年氏初入胤禛藩邸时只是一般侍妾的身份。后来,胤禛为拉拢年羹尧,奏请康熙封年氏为侧福晋。雍正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胤禛曾在年敦肃病危前夕曾给礼部下诏,《雍正朝起居注册》中曰:“朕在藩邸时事朕克尽敬慎,在皇后前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和平。皇考嘉其端庄贵重,封为亲王侧妃。”这就是说,年氏在康熙四十八年胤禛晋爵之后才被封为侧福晋,所以称呼为“亲王侧福晋”。
    那么,在雍正身边这4位最重要的女人之中,这位大清王朝最勤政的皇帝究竟更喜欢谁呢?其实,从这套“十二美人图”中便可见一斑。这套“十二美人图”以单幅绘单人的形式、写实的手法逼真地再现了清宫女子冠服、发型、首饰等当时宫中女子最为流行的妆饰,但是,不难看出,这12位女子是身着汉服的宫苑女子,她们在品茶、观书、沉吟、赏蝶时的清娱情景也无不展现汉族女子清丽、娇柔、妩媚、婉约的风采。不得不说,胤禛确实偏爱汉族女子。而雍正身边的最重要的女人中,只有年氏出身于汉族女子,由此可以看出,“十二美人图”寄托的是雍正一生对年氏难以忘却的一腔情怀。
    据有关史料记载,年氏出生在其父年遐龄湖广巡抚任上,其父、其兄都是进士出身,年氏初入藩邸时虽然是一般侍妾,其实却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康熙四十八年,胤禛晋升雍亲王,随即恳请父皇康熙册封年氏为侧福晋,同年,其兄年羹尧外放四川巡抚。
    康熙四十八年至雍正元年的12年间是胤禛与年氏婚姻的最甜蜜岁月,其间年氏频繁怀孕生子,但是孩子几乎都夭折了。雍正二年到三年,胤禛对年羹尧开始了无情的打击,这对身体虚弱的年氏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雍正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胤禛预感到年氏病情不妙,便给礼部下诏:妃素病弱,三年以来,朕办理机务,宵旰不遑,未及留心商确诊治,凡方药之事,悉付医家,以致躭延日久。目今渐次沉重,朕心深为轸念。贵妃著封为皇贵妃。倘事出,一切礼仪俱照皇贵妃行。
    然而,仅仅过了七天,这位皇贵妃未行册封礼就病死在了圆明园。不久,其兄年羹尧被逮捕回京受审,后赐令自尽。对年氏的死亡雍正自感有一定责任,于是,年氏死后哀荣是空前绝后的。胤禛为年氏治丧的金帛牛羊靡费之巨令人乍舌,仅金银锭一项,五日内就用了九万七千五百个。因为没有先例可循,礼部大小官员手忙脚乱地一番辛苦劳碌之后,雍正仍然大为不满,指责丧事“仪仗草率”,礼部从尚书到侍郎四人“俱降二级”。
    据说,年氏离世的时间恰好和“十二美人图”的成画时间相近,这也成就了有关雍正与年氏的传奇故事:传说年氏病世后,雍正突发“睹物思人”之念,下旨命画工照着年氏生前的画像作“十二美人图”,而12个月正好是一年,即“忆年”。正是这套“十二美人图”传世之作的问世,才让后人领略到清朝版“长恨歌”式爱情那种难以言传的滋味。
 
 一、博古幽思:仕女坐于斑竹椅上垂目沉思。身侧环绕着陈设各种器物的多宝格。多宝格上摆放的各种瓷器,如“仿汝窑”瓷洗、“郎窑红釉”僧帽壶,以及青铜觚、玉插屏等,均为康熙至雍正时期最盛行的陈设器物,具有典型的皇家的富贵气派。这些器物不仅增添了画面的真实性,也映衬出仕女博古雅玩的闺中情趣。
 二、立持如意:这套图原是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的装饰画。雍正帝当年对这套图屏十分欣赏,为了妥善保管,传旨将它们从屏风上拆下。不仅如此,《清档》记:雍正十年(1732年)八月间又传旨将拆下来的这12幅图“着垫纸衬平,各配做卷杆”藏于宫内。事隔270余年的今天,此套图屏仍保存得完好无损。
三、持表对菊:仕女手持精美的珐琅表坐于书案旁。桌上瓶中插有菊花,点明了时值八月时节。菊花清高典雅,是秋季重要的观赏花卉,被赋予坚贞、益寿等含义,同时又以其素净优雅的自然美而成为女性的头饰或居室的点缀品。背景墙面上悬挂着明代董其昌的诗句。不远处几案上的西洋天文仪器与女子手中的珐琅表表明西洋物件已渐为宫中时尚。

四、倚榻观雀:室内仕女斜倚榻上,把玩着合璧连环,室外喜鹊鸣叫喳喳,女子目视喜鹊,不觉入神。画家意在表现冬去春来,女子观赏喜鹊时的愉悦心境,但却不自觉地将宫中女子精神空虚、孤寂压抑的心情溢于画面。背屏上书满了“寿”字,虽有祈寿延年之意,却也不敌“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祈盼。
五、烘炉观雪:仕女临窗而坐,轻掀帐帷,观雪赏梅。户外翠竹披霜带雪,遇寒不凋,显现出顽强的生命力;白色腊梅则以“万花敢向雪中击,一树独行天下春”的风韵尽情绽放。梅花不仅是著名的观赏花,又以花分五瓣,而拥有“五福花”的美称,被人们用以寓意幸福、长寿、吉祥。

六、桐荫品茶:仕女手持薄纱纨扇,坐于茂密的梧桐树下静心品茶。茶饮原是一种日常饮食行为,由于品茶论道的盛行,而成为历朝文人士大夫中的风雅之事,逐渐提高了茶的境界。图中月亮门内有一黑漆描金书架,满函的书籍不仅为画面增添了儒雅的书香气息,而且与仕女手中的茶具相互映衬,表现出宫中女子的文化修养。
 七、观书沉吟:丹唇皓齿瘦腰肢,斜倚筠笼睡起时。毕竟痴情消不去,缃编欲展又凝思。女子持半展书页,沉吟瞬间。背景以设色山水小景、横幅墨笔摹写的宋代著名诗人、书法家米元章的诗为装饰。画家巧妙地借助所录的米元章诗句“樱桃口小柳腰肢,斜倚春风半懒时。一种心情费消遣,缃编欲展又凝思”,点明了此图的画意和读书倦懒的仕女仪态。女子所展书页上录的是唐代杜秋娘《金缕词》:“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幅图中“倚风娇无力”的女子形象反映出清代仕女画常见的“风露清愁”之美。

八、烛下缝衣:清风徐徐,红烛摇曳,仕女勤于女红,在烛光下行针走线。女红包括纺织、刺绣、缝纫等,古代隶属于衡量女子“四德(妇德、妇言、妇功、妇容)”中的“妇功”,是评价女子品行高低的重要标准之一。因此,女子们无论贫富贵贱,均以擅女红为能事。此图中女子兰指轻拈,针线穿行,低眉落目,若有所思。明窗外一只红色的蝙蝠飞舞在翠竹间,“鸿福将至”的吉祥寓意巧妙地蕴涵在图画之中。
 
 九、倚门观竹:庭院中花草竹石满目,并摆放着香兰、月季等各色盆景,争奇斗艳,以婀娜的姿态点缀出俏丽的景致。仕女倚门观望着满园春色,举止间似乎流露着淡淡的叹春情怀。
 
十、捻珠观猫:仕女于圆窗前端坐,轻倚桌案,一手闲雅地捻着念珠,正观赏两只嬉戏顽皮的猫咪。此图的取景面很小,仅透过二分之一的圆窗来刻画繁复的景致,但由于画家参用了西洋画的焦点透视法,将远、中、近三景安排得有条不紊,从而扩展了画面空间的纵深感,显得意韵悠长。窗下钟声滴答,近处猫咪玩闹,时光便在这似有似无中悄悄流逝。
十一、消夏赏蝶:户外湖石玲珑,彩蝶起舞,萱草含芳。室内仕女手持葫芦倚案静思。此画描绘的虽然是仕女夏日休闲的情景,表达的却是乞生贵子的吉祥意愿。萱草,又名忘忧、鹿葱。《草木记》谓“妇女怀孕,佩其花必生男”,因此,它以有助于孕妇生子,又有“宜男萱”之美誉。葫芦,属于生命力旺盛的多籽植物,常被用以喻 “百子”之意。画家巧妙地将萱草与葫芦绘于石侧、掌中,既增加了画面的观赏性,又蕴涵了求子的深意。

十二、裘装对镜:仕女身着裘装,腰系玉佩,一手搭于暖炉御寒,一手持铜镜,神情专注地对镜自赏,“但惜流光暗烛房”的无奈之情溢于眉间。画中背景是一幅墨迹酣畅的行草体七言诗挂轴,落款为“破尘居士题”。破尘居士是雍正皇帝为雍亲王时自取的雅号,表示自已清心寡欲、不问荣辱功名的志趣。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